找回密码
登录 | 注册

查看: 7703|回复: 278

[其他] 【笑谈龙武之梦悠悠】小说连载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3-20 20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龙武版主--浅浅 于 2020-5-15 20:17 编辑

先自己唱个背景乐镇楼,正文明天更新 20200320_194909.m4a (2.48 MB, 下载次数: 462)
[发帖际遇]: 押运宝藏时被人开团砸, 金钱 亏了 4 . 幸运榜 / 衰神榜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1 1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为剧情需要,本故事历史背景纯属虚构,敬请谅解

第一卷 我欲成魔



龙幽记事开始,他的生命中就充斥着一个女孩儿的身影。

她叫龙诚诚。

龙幽是灵溪谷中一个被遗弃的婴儿,龙诚诚进林子采药时发现了他,便将他带回来抚养,尽管那时龙诚诚才十岁。

龙诚诚并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,样貌可以说普通到了极点,扔到人堆里都不一定认得出来。但在龙幽眼里,她是世上最美的人。

如果没有她,他的人生都不是完整的人生。

龙诚诚每天就靠采药去城里卖钱为生,历尽艰辛将龙幽和弟弟龙炎养大,兄弟俩十六岁时,龙诚诚已是二十六岁的大姑娘了,为了这两个弟弟,她舍弃了一个女人应有的权利——相夫教子。

她始终独自苦苦撑持着,却没在两个弟弟面前诉过半点苦。

在龙幽印象中,龙诚诚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,穷苦艰辛的日子令她皮肤很粗糙,二十六岁的她几乎成了个黄脸婆。

然而对龙幽来说,即便是倾国倾城,也不过如此。

十六岁,对穷人家来说,早已到了做家里顶梁柱的时候,然而龙诚诚太宠溺弟弟,使得两人依旧没成长起来,依旧要靠她养活。

直到那一天,龙诚诚被毒蛇咬伤,病倒在床上,龙幽与龙炎顿时傻眼了。

龙炎手足无措的时候,龙幽毅然拿起镰刀,背上龙诚诚平时采药的篓子道:“小炎,你照顾姐姐,我去采药。”

“你知道采什么药吗?”

望着龙炎慌乱的眼神,龙幽忽然平静下来:“我知道。”说完走了出去。

龙幽是个奇才。

不要问是武学奇才还是什么奇才。无论在哪个领域,他都是逆天的奇才。

姐姐平时采来药后,总会一边分类一边喃喃念叨着各种药的作用,龙炎完全没在意这个过程,而龙幽只听一遍就彻底印在了脑海中,并且能够举一反三,组合各种药材形成新的药性与功效。

对于治龙诚诚的药方,龙幽已了然于胸,只不过能否找到药材还是个谜,而且由于姐姐平时的宠溺,龙幽甚至从没进过灵溪谷仅有的那片树林。

但龙诚诚对于他来说,已不单只是姐姐,而是整个世界。

他心里,隐藏着另一种莫名的情愫。

这种情愫令他义无反顾地踏入那未知之地。

别说灵溪谷的树林,即便要去敌国国都绑架皇帝,只要能救姐姐,他也不会有丝毫犹豫。

就这样,龙幽带着把并不锋利的镰刀踏入了那片并不小的树林。

那个夜晚,特别寒冷。

凉风瑟瑟,刺入骨髓。

那个少年,咬牙前行。

衣衫单薄,目光坚定。

冻紫了的手紧紧握着镰刀。

灵溪谷的树林有什么凶险?

其实并没有什么凶险,有的,只是对于未知的恐惧。

这个少年,注定不平凡。

他找不到药,却找到了牵绊一生的人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龙幽望着这个同样衣衫单薄的青年。

“我在望月啊,看不出来吗?”青年的声音有点发颤,看来冻得不轻。

而在龙幽看来,他不是冻得不轻,而是病得不轻。

这么寒冷的夜晚,跑到更加寒冷的树林里来望月,不是脑子有坑吗?

“你一定觉得我病得不轻。”青年见龙幽没反应,主动搭话道。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我可是个有大追求的人。”

“我要采药救姐姐,没时间听你的大追求。”

“我要让大唐摆脱衰弱的命运,挣脱旁边各个大国的欺压,一举称霸天下,实现中兴。”

“哦。”龙幽显得毫无兴趣,对他来说,即便全天下的人死光了都无所谓,只要姐姐活着,能一直陪着他,就足够了。

因为龙诚诚,就是他的全世界。

“大唐前几日与越国的一战虽然胜了,但却几乎耗尽了国力,可以说虽胜尤败,而对于大国越国来说,那一场败仗不痛不痒,随时可以再发动一场对大唐的灭国战争,所以此刻大唐危在旦夕,难得最近出了个励精图治的皇帝,战败后举国招贤,我明天就打算去为国效力。”青年继续道。

“你挺有见识的,不过对我说这些,等于对牛弹琴,我对这些毫无兴趣。你挡着我的道了,不要妨碍我为姐姐采药。”

“你的眼神很不一样,所以我才对你说这些,你若愿意随我为国效力,定能共创伟业。”

“你挡着我道了。”龙幽重复道。

“行,你告诉我名字,我就让开。”

“龙幽。”

“龙幽……好,我记住了,我叫月未央,你要给姐姐采药,我可以帮你,这树林我熟悉无比,任何药的位置都了如指掌,看你神色,你姐姐的病定然是越早救治越好,所以你一定需要我。”

“条件呢?”

“哈哈,龙幽兄弟果然是聪明人,我的条件很简单,救了你姐姐后,你随我一起报效国家。”

“我……离不开姐姐。”

“你独自找药的话,一整晚都不一定能找到,到时耽误了救你姐姐,你会后悔一辈子。你是希望她活下来还是只希望满足你那让她陪你的私欲?”

“私欲……不,我对姐姐绝不是私欲!好,我答应你!”龙幽紧握镰刀,咬牙道。

“好,好啊!大丈夫就是要这般果敢,敢做敢拼!”

在月未央的指引下,龙幽很快找到了救治姐姐的药,他按耐住无比的急切,疯狂朝家里赶去,月未央则在这儿等他,约好明天中午在老地方见面。

跑到两腿酸软,龙幽终于跑到了那个熟悉的家。

然而听到屋里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哭声,那个熟悉的家,忽然变得陌生起来。

龙幽怔怔地,一步步走过去。

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去的。

屋子里,木床上,龙诚诚紧闭着双眼,面容枯黄却那么平静,脸上还带着熟悉的笑容。

在他眼里,她始终是全天下最美的人。

是啊,她始终那么美。

只不过,为何她的身子这般冰凉。

此刻,已探不到她的鼻息。

她就这么静静地,熟睡着。

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,连旁边龙炎的嘶声痛哭都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。

此刻他的世界里,只有安详地躺在床上的姐姐。

还有她甜甜的笑容。

脑海中不断重现姐姐宠溺他们的场景。

“小幽,去帮姐姐倒点水来好吗?”

“小幽啊,别总是跟小炎抢吃的,要乖哦。”

“万一姐姐哪天没在家,你要像个大哥哥一样好好照顾小炎。”

“姐姐,我已经长大了,我要照顾你!”

“傻瓜,在姐姐眼里啊,你们永远都是要姐姐照顾的孩子。”

“小幽啊,姐姐给你找的姑娘你为什么都看不上呢?是还不想成亲吗?”

你可知道,我已看不上任何姑娘。

你可知道,我一辈子都不想成亲。

除非,你愿意嫁给我。

可是我知道,你不会嫁给我的,我永远只能是你的弟弟……

可现在,我连弟弟都当不成了。

老天剥夺了我最后的一点权利。

是因为我总有那些弟弟不该有的想法吗?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吗?

龙幽望着安详的姐姐,像傻了一样,没有像龙炎那样痛哭,甚至没有任何反应。只是辛苦采来的药材全落到了地上。

“轰隆隆”

一阵阵闷雷,天空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这似乎成了一根引线。

将他滚烫的热泪带了出来。

“姐姐……”

我再也感受不到你的宠溺了。

我再也不能默默地望着你那甜甜的笑容了。

再也不能被你戳着额头说傻瓜。

再也不能以撒娇为借口来感受你的温柔。

再也不能每天幻想着未来由我照顾你的场景。

再也没有未来。

再也没有憧憬。

你是我的全世界。

现在,我的世界已经彻底崩塌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2 0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龙幽怔怔地望着床上已凉透的身子,滚烫的热泪已经干涸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忽然冲出房间,仰天长啸。

带着歇斯底里,带着撕心裂肺。

冰寒刺骨的月儿冷冷地凝视世间,残忍的寒风都透着凄凉。

无情吹刮着这个跪在地上无助痛哭的少年。

青春的代价太大。

年少轻狂,在今夜永恒地消逝在寒风暴雨之中。

第二日清晨,雨住风息,泥土充满了湿润的气息,大地重现光明。

一座低矮的小坟静悄悄出现在木屋旁,坟边是个衣着单薄的少年。

龙幽。

昨夜哭了一整晚的龙炎已累得睡着,而龙幽,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。

一夜之间,他仿佛老了十岁,原本还有些稚嫩的脸庞已尽是憔悴。

风如刀般锋利,他却只有短短一件单衣遮体,那把被姐姐磨过无数次的镰刀无力地放在旁边。

“对不起,还是没有赶上。”

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是月未央。

“说好在树林见面的。”龙幽没有回头。

他的嗓子是沙哑的。

月未央叹息一声,扔过来一小瓶酒:“我想你现在可能需要它。”

龙幽拿起酒瓶,目光无神,怔怔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这是他第一次喝酒。

很涩很涩的感觉。

那涩仿佛能钻心,从各个角落渗入五脏六腑,一点一滴侵蚀着他的生命力。

即便手已冻得发紫,他也像没有感觉一般。

翩翩落叶,淡淡深秋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4 07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

“喂,龙幽兄弟,别总闷闷不乐的,我找你来帮忙可不希望来的是个行尸走肉啊。”

“我尽量。”

“男人嘛,总要经历一些成长的。”

“我……宁愿不要成长。”

“唉,这个谁又有选择的权利呢?”

“如果可以,我宁愿用天下人的命来换她的命。”

“喂喂喂,你这可有点过了啊。”

“你放心,我既然答应陪你一起,便一切听你的,不会给你添乱……姐姐死后,我也没什么追求了。”

月未央拍了拍龙幽的肩,没说什么。

“对了,你昨天教我的瞬狱绝杀。”龙幽忽然想起来道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说让我半年之内至少要学到第八层的。”

“是啊,正常人是要三年,但我看你性格坚毅,并且我们要为国效力,时间确实不多,所以只给你半年。”

“这个武功很难学吗?”

“当然了,你没感觉到吗?”

“我怎么三天就练到第十层了?”

沉静了片刻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一定是跟我开玩笑的。”

“没开玩笑。”

“这个要入门并不难,但每提高一层都需要内力的积累作为基础,也就是需要不断地战斗来提升,你都没战斗过,怎么可能三天就……”

“那我试一下给你看看吧,也许是我搞错了。”

龙幽随意抬臂,那臂仿佛带着幻影一般,令人眼花缭乱,还来不及分清哪个是真,哪个是幻,拳头已似无穷无尽般排山倒海而来。

威势惊人!

月未央却随手一挥,蓝光闪现间便化解了这一拳。

“真的是第十层,怎么会这么快?”月未央不解道。

“你不是说这招太过霸道,强招必自损,使用时不但要消耗精血,还会有折寿的可能吗?这么强的招,你怎么随手就化解了?”

月未央神秘一笑:“因为我更强,比你想象的还要强。”

龙幽语塞。

月未央暗自思索:“这兄弟三天就能学到瞬狱绝杀第十层,且无需实战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他一定是千年难遇的天魔体!师父曾提到过,天魔体的人无论学什么都有逆天的惊人天赋,且拥有近乎永恒的漫长生命,此种人最终注定要么成仙,要么成魔,不可能做一世凡人。传说数万年前有过个天魔体的人,后来得名师辅导,最终得道成仙。多亏那个名师,否则若使其成魔,必将是一场天地浩劫。

不知我如今教他武功,到底是对是错……照他现在的遭遇及刚才说的话,若我不管他,只怕他成魔是必然的,看来我以后要多留心了。”

“你在想什么?心不在焉的。”龙幽道。

“没什么,我在想接下来该教你什么。你学得也太快了。”

“我在想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长安。”

“没办法,我只道我已经够穷了,想不到你比我更穷,我们雇不起车,只好步行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喂喂,离开了你姐姐以后,你得重新找到感兴趣的事才行,或者给自己立个目标,并且为之奋斗,不能总这样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啊。”

“我的世界已经空了。”

看到龙幽扫来的漠然目光,月未央没来由地有些揪心。

“我知道,这个过程可能有些困难,但只要活着,就总要有追求的。”

“我已答应都听你的了,关于追求的事就别再勉强我了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月未央叹息道,“我想了想,瞬狱绝杀是偏暗系的武功,以你现在的心性,用多了可能入魔,我还是教你个浩然正气的武功吧。”

“随便。”

“神龙摆尾如何?”

“听名字就不适合我。”

“那什么适合你?”

龙幽取下挂在腰间的镰刀,眼中闪过莫名的情愫。

“这是姐姐留下的唯一可用作武器的东西,我希望学与此相关的武功。”

“不是吧?你要用镰刀?而且还是有点钝的镰刀?”

“我若法驾天下,即便手执一叶,也可屠尽苍生。”

看到龙幽眼中一闪而过的凛然寒意,月未央竟然一瞬间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颤。

甚至有那么一丝的……恐惧?

真奇怪,自月未央二十岁以来,除了师父,还从没人击败过他,可现在面对这个十六岁的少年,他竟有一丝控制不住的恐惧?

天魔体,当真不凡。

绝不能任由他成魔,一定要好好扶正他!

“我决定了,就教你修罗斩,用什么武器随便你。修罗斩乃真武门绝技,想修习此招,先要修得一身天罡正气,这个比瞬狱绝杀容易些,以你的天赋,估计两日之内就能学会。”

“随便。”

月未央松了口气。

只要他不排斥接受浩然正气,就可与他天生的魔性抗衡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5 0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

唐仁宗刚回长安就迫不及待来到了招贤馆。

由于大唐国力捉襟见肘,招贤馆也显得有些寒酸,本来因为打败越国而名声大噪,有许多自诩才华之士慕名而来,谁知竟是这样的环境,只道是大唐招贤不爱贤,便走掉了一大半,偏偏丞相又不能把国力的情况告诉他们,以免大国趁机发动灭国大战,只好硬着头皮背上了怠慢贤才的骂名。

唐仁宗到来时看到了招贤馆的寒酸景象,脸色很阴沉。

丞相前来觐见,仁宗大发了一通脾气,待稍微平息一些,丞相才苦声道:“陛下,老臣也是无奈啊,国库的钱就那么点,维持国家正常消耗都困难,哪还有多余的钱来修饰招贤馆?能腾出这么个房子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“若留不住贤才,那要这招贤馆还有何用!把宫室正常修缮的钱都用来修缮招贤馆,那些华丽的宫室全都拆掉,拆下来值钱的东西全换成钱,后宫私藏的珠宝首饰也全当掉!绝不能怠慢了贤才!”

“陛下,宫室象征皇室的威严,可拆不得啊!”

“只是拆掉一部分,又不是拆掉所有。那些宫室平时也派不上大用场,都是曾经国力强盛时老祖宗建起来显摆用的,朕早就看它们不顺眼了,正好趁这机会拆了,只留下有用的宫室。这是朕的旨意,你敢违抗吗!”

“老臣不敢……”

仁宗忽然又笑了笑:“朕连宫室都拆了来凑钱,你们这些做大臣的是不是也要有点表示啊?”

老丞相身子一颤:“陛下,老臣一生为官清廉,只靠点微薄俸禄度日,实在拿不出闲钱啊……”

仁宗拍了拍他的肩,意味深长道:“挤挤总会有的,你们这些做臣子的啊,就是缺少为国家无私奉献的精神。难道没听过君辱臣死吗?”说完笑了笑,也不等老丞相回话,径自走了。

他还急着去见那些留下来的贤才呢。

一个一个单独会见,仁宗心里一再地失望。

他们都或多或少的有一些才能,派去做个地方官还能派上用场,但却不是能扭转国家命运的风云大才。

直到招贤馆只剩下两人时,孝文帝的心已快凉透了。

“陛下,在下月未央,大唐本土人士,这位是在下的朋友,叫做龙幽。”见仁宗前来,月未央赶紧起身行礼。

龙幽起身照着月未央的样子僵硬地行了个礼,样子依旧漠然。

“二位贤才既然是朋友,那便一同陪朕谈一谈吧。”

“是这样的,这位龙幽兄弟年少,一向唯我是从,陛下与我谈即可。”

其实月未央是怕龙幽那漠然的态度得罪了皇帝,想尽量让他少与皇帝接触。

“也好也好,那便随朕来内室吧。”

两人一同去了内室,龙幽在外等候。

这招贤馆虽然寒酸了些,但对他来说却有着莫名的亲切感。

因为寒酸就是他年少时的生活内容。

时值深秋,他望着窗外洒下的淡淡阳光,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。

连他自己都不知道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内室传来一阵爽朗笑声,年纪相仿的两人出来时已犹如亲兄弟一般,仁宗一扫先前的失望与阴霾,神色畅快之极,连说要邀月未央回宫畅饮,不醉不归,月未央则说此行长途跋涉,想先休息一晚。

仁宗连说朕的疏忽朕的疏忽,便给月未央和龙幽安排了住处。本来是要让他们一起住进皇宫的,但在月未央的强烈要求下,只好先安排他们直接住在了招贤馆。

仁宗回宫的路上,马车里都能听到他控制不住的开怀大笑。

“不想知道我跟皇上说了些什么?”月未央笑道。

“兴趣不大。”龙幽漠然道。

“要随我报效国家,又怎能不知国家大事?皇上问我如何增强国力,我说开发水利、赏罚严明、杀鸡儆猴、以法立国、奖励耕战、编改兵制、整合国力、蓄势待发。他又问我如何周旋于各国之间,我说远交近攻。他便开怀大笑,直说与我相见恨晚,随后又谈了些细节问题,就出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你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也罢,你确实不适合参与国家大事……不过以你那学什么都快的资质,若真有兴趣参与,那绝对是乾坤大才,连我也望尘莫及的。”

“再大的才能也不能令死者复生。”

“唉,你何时才能走出这个牢笼啊。”

“天要夺走我的一切,我便要弑了这天。你教我的武功都是循前人的老路,无法有逆天之能。我定要自创弑天武学,让任何人包括老天都夺不走我珍惜的东西。”

月未央沉默片刻道:“我也不知该如何劝你了。就让时间来改变你吧。”

只要你还记得对我的承诺,随我报效国家。

月未央心道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3-20 2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回家听听看

点评

别抱太大期望,我可是草根选手。另外这一部里有你出现了,留意看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3-20 21:26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0 21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
别抱太大期望,我可是草根选手。另外这一部里有你出现了,留意看

点评

坐等,哈哈哈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3-22 08:18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3-20 21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怎么听不到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3-20 21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怎么听不到啊

点评

是不是要先下载这个音频文件啊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3-20 22:12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3-20 21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声音可以的!!加油~

点评

哈哈,被人称赞还是很开心的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3-20 22:1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0 2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是不是要先下载这个音频文件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20 2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攻略组-冰逆 发表于 2020-3-20 21:43
声音可以的!!加油~

哈哈,被人称赞还是很开心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3-20 22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哇 挺好听的。

点评

就喜欢说实话的人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3-21 07:2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20-3-20 2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清唱的小哥哥,6666,请问有主吗,我家有个师妹芳龄20来岁,尚未嫁娶,

点评

小草已有主了呢 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-3-21 07:23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